才說不寫食記遊記書評影評什麼的,
但難得應景看了熱門大片我是傳奇之後,
在msn暱稱上小喝倒采,
立刻引起朋友們熱烈探詢或不以為然,
顯見這部片的確眾所期待,
讓我忍不住要再表達清楚一些。

我幾乎從來不看所謂科幻懸疑或驚悚動作類電影,
(以上分類學定義是取自奇摩電影的描述)
也不容易被畫面裡的牛鬼蛇神嚇到,
(眾多打針的鏡頭除外)
因此我是傳奇夠不夠刺激恐怖,我並沒有什麼意見。

看過我是傳奇而沒有大聲叫好的,
多半抱怨結局太草率突兀,
朋友Y也評為虎頭蛇尾,
但我根本連虎頭也沒看見。

整部片的劇情簡單到像條完全沒拐彎的直線,
在所有人都不幸因為病毒而死光光或變殭屍之後,
病毒學家羅伯剛好有免疫力所以與他的小狗獨活下來,
小狗不幸也染病往生後,
羅伯想拼死報復但被剛好在這天來找他的安娜和伊森救回家,
殭屍不幸找上門來要把羅伯安娜和伊森解決的時候,
可以治療病毒的血清剛好被發現了,
最後羅伯就以自殺炸彈的手法光榮犧牲,讓安娜拯救全人類。

除了一個鳥字我沒有更精確的形容詞。

當然你可以說,
這部片的精神是在有深度地刻畫「天下只剩我一人」的孤獨與絕望,
所以劇情轉折不是重點;
我必須強調,
我對懷抱這種意圖的文本絕對能夠接受,
也不否認威爾史密斯的演技有其可觀之處,
但劇本粗暴地將「天下只剩我一人」這個建構一切情節的大前提,
以理所當然發生的姿態強塞(或偷渡)到觀眾的視界中,
彷彿這是個不必多問、本應如此的共識。
當我對「天下只剩我一人」的現況缺乏理解,
那麼對於威爾史密斯精湛的憤怒和眼淚,感受也就被弱化到了極點。

到底為什麼紐約只剩下羅伯一個人呢?
就因為他不知怎麼著剛好是千萬人中有免疫力的那一個?
那安娜和伊森母子同時有免疫力的機率又該有多小?
將死的瞬間救星驚險駕到,
這種劇情片裡常有的橋段就姑且別苛責,
但研究了三年找不到的解藥又在千鈞一髮之際湊巧趕上,
這就實在令我不耐了。
題外話,
大家都知道佛蒙特州有個倖存者的營區可以去集合,
連馬里蘭來的安娜和伊森都知道,
怎麼就又是軍頭又是學者又會用調幅廣播的羅伯不知道?

我不是那種頭腦犀利到會去嚴格爬梳所有脈絡邏輯的觀眾,
但這部片,
我即使已經放空頭腦全然當作爆米花電影去哭哭笑笑,
那些無法說服我的部分仍太過刺眼。

不過這部片其實還有更鳥的機會,
如同朋友P所言,
羅伯和安娜如果來段患難戀情並激吻上床,就鳥到破表了。
或許沒這樣演算是唯一可幸的新意?

總之,
一部劇情已經夠簡化卻還東扣西省、漠視基本鋪陳的電影,
想靠威爾史密斯個人魅力和磅礡的宣傳資本撐出大片氣勢,
我個人認為非常取巧,誠懇不足。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六月
  • 六月

    六月看預告片時
    就與它保持距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