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010新湘菜聚餐,
慢慢扒完一碗白飯又接收了別人的半碗後,
朋友照例詢問:「鄭妹,還要一碗飯嗎?」
並且等著我點頭說好就要舉手召喚服務生。

「不要了!」我的答案石破天驚,
讓全桌的動作瞬間為之凝結。

結束晚餐,
服務生收拾好桌面後再度送上菜單:「要參考我們的甜點嗎?」
大家習慣性地看向我。
「不用了,謝謝!」
這下眾人再也忍不住了,
「鄭妹,妳怎麼了?」「鄭妹,妳身體不舒服嗎?」
待我再說中午的小火鍋沒吃到見底,
當場就被判定真的病得不輕。

都還沒提我前幾天有個晚上十二點就睡了。

穿得少吃得多睡得晚的我上哪兒去了?

昏沉渾噩的開端該要追溯到上週的尾牙。
雖然曹格和林宥嘉聽得很high,
雖然紅酒和啤酒混了一整晚,
雖然續攤又去了錢櫃、pub和宵夜,
但三點半回到家分明還趕得上我正常的睡覺時間,
理智也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卻不知怎麼地從隔天就陷入長期的擬宿醉狀態。

先是連續幾天早睡晚起,睡足將近十二個小時,
進公司坐在電腦前依舊哈欠不止;
然後就是大胃王的實力驟減,
吃飯時間挑食物了無靈感,菜上到眼前也興致不高;
最糟的是心情莫名低盪,
不論做什麼事都感覺頭腦無法聚焦。

甜蜜小太太診斷一番後又說話了:「妳這樣根本就是懷孕了吧?」
老天,我發誓尾牙時沒有從事任何會導致懷孕的活動啊!

還是久經世事的奸商與政客友人一針見血,
這些症狀顯然是源於尾牙後第二天沒有立刻喝酒解昨日的酒。
英文俚語中所謂Take the hair of the dog that bit you,
簡言之hair of the dog,回魂酒是也。

亡羊補牢,趕緊來個救命的餐會。
滾燙的麻辣鍋搭配冰涼的生啤酒一下肚,
尾牙後第五天,我終於醒了!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安德魯
  • 天啊!!
    一定要這樣嗎??
  • 非常有效
    屢試不爽
    下回你可以學一下

    nicefish 於 2008/09/18 19:52 回覆

  • 小茶
  • 看完奇聞軼事
    我怎麼腦中出現蓋過去三個字
    新酒蓋舊酒 呵呵
    我覺得跟個人體質有關耶
    我可不敢輕易嘗試的
  • 說是一種蓋過去
    好像也不無道理喔
    看來做自己和蓋過去
    可以涵蓋人生的一切準則了^^

    nicefish 於 2009/05/11 03:4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