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1 Fri 2008 15:52
  • 關西

用旅行解救僵滯的生活是最便利可行的方法。
甲子園的野球熱血、居酒屋的暢快乾杯、
哲學之道的落櫻流水、花見小路的迷幻粉味。
還有UNIQLO、ZARA和COMME CA ISM。
誰要記得台北?

用旅行解救僵滯的生活是最不切實際的想法。
回程班機落地,
膩人的工作、雜亂的房間、看不完的電影、放不下的關係。
再加上等著unpack的行李。
百廢待舉、一切如常、平添惆悵。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na
  • 我們可以不勇敢。

    以為說得是自己,卻怎麼應証到妳的。
    於是我忘記自己的憂傷,
    只心疼妳的哀痛。
    先別管我怎樣俗辣,
    妳真的可以不勇敢,
    「當愛太累夢太亂沒有答案」,
    別學我只會暗夜啜泣,
    妳真的可以坦白地放聲哭喊,
    「要從心底拿走一個人很痛很難。」
  • 蕭高轟
  • 難以想像當初妳還有心情
    費心寫出這樣對照..故意矛盾的特別文體
    於是第二段被放大好幾倍
    大家都會說解決傷痛的最快方法就是直接去面對它
    天曉得那須要多大多大的勇氣...
    抱歉我的多話..
  • 有時候
    書寫本身就是一種治療
    於是我不斷地寫
    不斷地獲得更多更多的勇氣^^

    nicefish 於 2009/02/25 19: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