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傷癒復出,鄭妹的文章破天荒有附圖。
真實理由則是要滿足我不露會死的花瓶慾望,大家明白就好。

打從拆線那一刻起,我就熱切期待再騎車的一天,
剛好碰上一個截完稿並已搞定下週題目的禮拜四,
索性休假訂為復出之日,立志清晨獨騎中央社區當作開幕戰。

果然幾乎未經任何掙扎地,週四才天亮,獨騎計畫就因為懶得起床而自動取消。
自然醒後接獲姊妹淘來電邀約,
恰巧前一日從師父貓爹處得知一家設有單車停車場的漂亮咖啡廳,
基於姊妹淘在一起不該總是只聊八卦,偶爾也該騎腳踏車出來聊八卦,
中央社區之旅於是減碼變成咖啡廳輕鬆騎。

世界上最做作的事情是什麼?
莫過於明明只是騎去喝咖啡還硬要穿三鐵衣!
沒錯,就是如圖所示那一件,它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時間要回到三個禮拜前摔車當天一早,
我與友人張小賓在故宮前等待同事會合團騎風櫃嘴,
一向堅持不見乳溝不會騎的我,可沒想過會有男同事來踢館。
同事K駕著Cervelo名駒一現身,豔驚全場,因為車正人更正,
無袖背心超緊身不說,還呈現半透明大激凸,
不費吹灰之力獲得壓倒性勝利,令我內心十分不平衡。
因此後來趁著去車店接回修好的小白時,
我立刻跟進採購該件情趣三鐵衣,並打定主意就要這樣穿它,
同事K想跟我比辣?哼,門兒都沒有!

言歸正傳,總之我與小白重登板,也是三鐵衣加比基尼初亮相。
結束下午茶後小騎河濱公園,
再到寧夏夜市吃了久聞的肉羹瓜仔蛋包湯和米苔目,充實暢快。
最重要的是第一次和姊妹淘一起騎車,開心極了!

隔兩天師父貓爹約騎小格頭,算是傷後首場正式活動,
為此我興奮到一夜沒睡,透早六點就迫不及待上馬出門,
到達集合點動物園才六點半,但是集合時間是七點半。
不過臨時有場電影特映會要趕,此行最後也以小騎作收,
我明顯感覺自己騎來有些緊張僵硬,下坡尤其快繃壞神經,
當下決定必須盡快重踩一趟摔車路線,進行心理重建,
消除一切可能的陰影與障礙。

事不宜遲,次日六點一到我準時起床,首度獨騎順利啟程。

風櫃嘴騎過四回了,速度慢歸慢,總能維持不落地登頂,
這趟竟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才到外雙溪我就隱隱覺得腳步踩起來異常沉重,
剛過中央社區居然已經不剩任何救命檔,
楓林橋後的第一個上坡莫名非常吃力,
土雞城前的髮夾彎簡直拼死拼活才勉強撐上去。

腳傷三個禮拜沒騎車便如此退步神速實在叫人沮喪挫折,
我一面苟延殘喘地踩著,一面陷入強烈的自我懷疑,
甚至牽拖起剛裝的第二個水壺架,猜想難道多載一瓶水就會重到騎不動。
終於在三公里處我氣力放盡、不支下馬,
整個人怔在原地被濃濃的失落懊惱籠罩著,只差沒有滴兩顆眼淚,
就在此時,後頭的陌生車友從我旁邊飄過,幽幽地開口說:
「妳-為-什-麼-前-面-不-換-小-盤-呢?」

我想我當時頭頂上出現的一定不是那種恍然大悟的電火球,
而是一道雷擊或者照映一個人跌坐在舞台上的那種劇場投射燈。
用大盤騎了十幾公里還爬坡三公里卻渾然不自知,
到底要多外行多智障才能夠辦得到?
奇怪的是,印象中我從剛換小白時屢屢被糾正踩太重之後,
就不曾再用大盤騎過車,真不明白這整人遊戲是怎麼發生的。

無奈之餘我只好瞎掰個勵志動人的大道理唬弄自己,
假裝至少有從這烏龍事件裡得到一些啟示收穫。
人生就像騎車爬坡,有時候困頓不順,遇到過不了的難關,
或許只是因為忘了換小盤,轉個念、手一撥就海闊天空。
很爛,我知道。

登頂之後才正要面對挑戰,克服下坡恐懼的課題來到眼前。
原來這遠比我想像中的不容易!
一路上我緊抓煞車,近乎點狀拖格移動,稍有點滑行的感覺就很不安,
沿途公路車、登山車、折疊車、淑女車、嬰兒車不斷超越我,
而我甚至慢到自己都唯恐有點危險的地步,
因為行經髮夾彎時連前輪都快轉不過去,差點演出下坡定竿戲碼。
不蓋你,下風櫃嘴花了我快一個小時,跟上坡一樣慢,
到達楓林橋時我雙手麻痺、肩頸脖子酸痛,頭也昏了起來。

幸好這番折騰頗具成效、沒有白費,
隨後下滑真正重頭戲劍南路時,我反而寬心放鬆許多,
還能好整以暇地練習網友教授的三十度斜角過水溝蓋法。
心理重建之旅的行程當然得包括回到事發現場憑弔瞻仰順道探勘一番,
如區公所所言,
肇事的水溝蓋縫隙加焊了兩個小鐵條,馬路上多噴了「危險」「注意」幾個大字。
有幾分作用不確定,但好歹也算我用鮮血換來的,
不禁在心裡偷偷自以為了不起,然後帶著一絲不要臉的得意騎回家去。

這趟的另外一個重點是,
我再度穿著情趣三鐵衣上路,活生生嚇死不少路人。
年中這段血光插曲總算全面落幕,
我的夏天與下半年,亮晶晶熱辣辣地展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