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貓爹徹夜打了十萬通電話強力動員之下,
颱風過後第一個騎車日,罕見地出現了八個人參與,
這在我和貓爹歷來的騎車行動裡,已經算是人山人海的規模,
大夥兒快樂地小騎四分子玩耍郊遊。

隔天落單,
車友長毛提議帶我去騎阿柔洋,一條我有聽過沒騎過的傳說路線。

阿柔洋是長毛的私房練車場,閒來無事就會去溫習一番,
他也不只一次向我推薦那裡有多麼清幽舒適,
「但是到頂後往貓空的60度陡坡很機車,下坡我都只敢用牽的,騎上來更不可能。」
稍說明一下,
阿柔洋一般的騎法是從深坑轉入,七公里上坡後到最高點,
到最高點後另外一端則可接往貓空,約是一公里左右的距離。

無獨有偶地,
之前認識的車隊DWD當日也約騎阿柔洋,而據其部落格公佈的路線,
「木柵高工門口-政大環山道-杏花林-貓空纜車站-阿柔洋-深坑-回木柵高工」
這騎法不就赫然是所謂的逆行阿柔洋?
也就是要走長毛口中「不可能」的60度上坡。
更詭異的是,DWD的Allen在先前的探路報告中寫道,
「阿柔洋陡坡約500公尺,平常不落地騎完對我們來說是不困難的一件事。」
後來又在msn上重申:「只有約500公尺,幾個轉彎而已。」

長毛雖然不是頂尖的車界名將,(他和愛犬Nina倒是飛盤狗界的厲害角色)
但平常縱橫山路絕對遊刃有餘,
他未戰先降的上坡,怎麼可能變成DWD車友形容的piece of cake?
難道他們說的根本是兩條不同的路線?
這世紀謎團在我腦中徘徊困惑許久,百思未得其解。

週日清早我決定採取保守戰略,隨長毛進行阿柔洋初體驗。
由動物園出發到深坑,加油站旁小徑轉彎直上,
一路果然樹多人少、景緻秀麗,騎來十分有樂趣,
約莫半小時就攻完七公里上坡抵達最高點,
也終於親眼一睹往貓空方向路口那塊60度險降坡的警告牌。

沒想到當我與長毛在警告牌旁席地而坐、休息聊天時,
貓空方向小路有個人影搖頭晃腦地漸漸浮出來,
沒錯,來者活生生是騎著單車,
我震驚之餘除了鼓掌致敬,還不禮貌地直問:「真的一路騎上來,還是有用牽的?」
待他表明身分,才知道此人正是我久仰大名卻素未謀面的DWD柏青哥,
沒多久他的另一名友人也駕著小折登頂成功。

這下確定長毛與DWD所指的是同一條路線,我腦中的謎團卻更大了。
為什麼同樣一個坡,程度理應相去未幾的雙方,
一個連下去都得牽車,一個卻騎上來還面不改色?

趁著兩造都在現場,趕緊來個當面對質,
柏青哥謙稱自己是因為騎登山車才能輕鬆寫意逆行阿柔洋,
還安慰目瞪口呆、一臉崇拜的我,「妳有上卡踏所以會比較難。」
但他也不忘幽幽補上一句,「我們車隊每個人都騎得上來,也有騎公路車的。」
至於和我一樣傻眼的長毛,唯恐我懷疑他的誠信似地不斷喃喃自語,
「妳等一下看就知道了!」「妳等一下看就知道了!」「妳等一下看就知道了!」
鬼打牆般重複了八百多遍。

到了解開我腦中謎團的最後一步,
我與長毛起身往貓空方向下山,驗證那個「妳等一下看就知道了」的神祕陡坡。

各位鄉親,
我只能說,那真是我和小白看過最陡的坡了,
拿來當滑雪場肯定比當單車道要合適許多,
別說騎下去,我穿著導致重心略不穩的卡鞋牽著小白,走下去都幾乎寸步難移,
長毛看我可憐索性接手,一人抓緊兩台車踽踽前行。

一邊踩著顫顫巍巍的腳步,一邊回想起DWD的說法和柏青哥的從容,
關於這逆行阿柔洋的世紀謎團我有了結論,
柏青哥、Allen和DWD的大家實在車技過人,
而DWD看來更已經修成高級詐騙集團的超凡境界,
往後這個車隊約騎,除非是已然熟識的路線,
否則我最好掂掂自己的斤兩,
免得不落地破功就罷,還要牽車爬山練身體。

倒是很想聽聽各位車友征戰阿柔洋的經驗,
到底逆行阿柔洋真是個了不得的高難度路線、DWD真有兩把刷子,
或者根本是我和長毛沒見過世面、大驚小怪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