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留下一場今年夏天的最後盛宴,
所以加入騎蜂車隊騙子一號和騙子二號發起的雙日雙北行動,
也就是騎經北橫到宜蘭,隔日再騎北宜返台北,
即使我前一天才剛與姊妹淘從宜蘭度假回來。

騙子一號和騙子二號這次玩笑可開大了。

我向來對於與高手團騎有點焦慮,
出發前晚,先上網搜尋雙北相關資訊,
赫然看到台七線89K路基沖毀、路面斷裂的消息,
網友提供的現場照片怵目驚心,還有一些受阻失敗的經驗談。
我趕緊打電話給騙子二號,
「我剛剛上網查,發現北橫有一段路完全斷掉了耶!」
「嗯,我們知道啊,所以要從旁邊走河床繞過去。」
「你知道?你知道竟然沒有告訴我?路斷掉了耶!」
「我們想說到時候看到,妳就知道啦!」
「我真不敢相信,這種事你竟然瞞著我,路斷掉了耶!」
「妳不要想太多啦,去就對了。」
「這不是想太多吧?路斷掉了耶!」

看來行動並沒有因為路斷掉而要取消的意思,
我只好硬著頭皮,天未亮就帶小白前往板橋集合。
驚喜的是,原先以為區區三人成行的小隊伍,
竟然出現了十幾個騎蜂大將共襄盛舉,
而且本來只打算送到半路的他們,在騙子團隊諄諄善誘下,
決定情義相挺、共同征戰到宜蘭。

人多力量大,第一天上半場堪稱順利,
頂著晴空萬里,中午時分按計畫抵達巴陵。
雖然在巴陵和伯芳姊姊夫婦吃過午餐後,
有幾名隊員變節叛逃,選擇和他們一起原路折返,
最後的七人小組仍是鬥志高昂地繼續上路。

好不容易爬升到明池高點開始下滑,
想不到滑沒多久,就碰上了第一個恐怖路況,
悲慘的下半場也就此展開。
約莫76K處,路面整個被刨除,新的柏油卻還沒鋪上,
於是路面佈滿凹凸直條紋路,再加上遍地碎石和雨後積水,
辛苦爬坡後,在應該快樂下滑的時光看到如此景象,
那錯愕惱人的程度,容我這樣譬喻,大概就像花前月下發現MC突然來了吧!

這種越野路段,平常我絕對不敢騎公路車穿過,
但眼下別無退路、只能硬闖,
抓緊煞車,冒著彷彿每一秒鐘都可能翻車的危險,用個位數時速緩緩下坡,
這路一刨竟刨了整整四公里,
再回到正常柏油路面時,真有一種想邊感謝上帝邊大罵髒話的衝動。

好日子不長久,
一出北橫就到了道路坍塌的89K,第二個恐怖路況是河床鵝卵石大挑戰。
這是前晚就知道的路況,
但並沒料到受方才下坡的時間耽誤影響,來到這裡已經天色昏暗。
小白在無法預見的大小鵝卵石上顛簸跳動著掙扎向前,
以往叫人心驚的輪胎打滑險象,
現在幾乎每踩一下就發生一次,變成家常便飯。
說真的,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拿公路車當碰碰車的一天。

離開河床,慘劇並未結束。
天全黑、下大雨,前進羅東的路上,沒有路燈,卻有上坡。
滂沱雨勢中,單車的前燈後燈形同虛設,
我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陌生異鄉摸黑濕透、爬坡趕路,
風衣裡灌滿水、車褲墊子吸滿水,雙腳也泡在水裡,
無法分辨騎了多遠、過了多久,
只記得眼前閃爍第一盞商家燈火時,
腦中浮現的是醫生常用的四個字,「脫離險境」。

到達羅東約晚上七點半,
距離出發十三個多小時,實際騎乘時間九個多小時,總里程一百四十九公里。
我的北橫初體驗,意外成了公路車off road大冒險,
萬般滋味又豈是隻字片語能夠輕易言說,
就隨一瓶金牌台啤暢快下肚,留給自己慢慢品味吧!

比較起來,
第二天的北宜回程簡直是天堂之路,平緩平整到感動人心。
經歷昨天的魔鬼訓練,
一直習慣安逸騎車,一個小水漥小石子都沾不得的我,這下整個沒在怕,
就算半路下起雨,也能神色自若地停到路邊穿起風衣,絲毫不被困擾。

平心而論,雙日雙北的安排難度不高,
縱然旅程遙遠,但郊遊的氣氛和壯闊的山景足以讓人忘卻長路迢迢,
若非路況與天氣因素作亂,絕對稱得上舒適愜意的走法。
我也許是情緒太high,兩天下來居然不覺身體疲累,
要說負擔,其實唯有騎經非正常路段的過程中心理壓力沉重,
畢竟我掌控車子的能力一定是所有人裡最差的,
高手評估可以通過的障礙,我並沒那麼有把握,
於是一直擔心如果不慎摔車,會造成大家的麻煩。

兩年單車生涯中第一次的長途旅行,
見識最美的風光,也意外體驗最驚險的場面。
真的非常謝謝騎蜂車隊,願意在逆境中領著我這隻笨鳥慢飛,
我將永生難忘的這一趟雙日雙北,
是因為你們才得以完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