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38.JPG
我想像後來你握著她的纖纖小手,
示範拿飛鏢的正確姿勢,
是不是和你曾經輕扳我的肩膀調整角度一樣,
在身體接觸的瞬間抖落一地電光火石?

我想像那組原本該是我的情人節禮物的飛鏢,
後來轉手又製造了另一波感動,
就像你的笑容、你的愛情、你的吻,
在改朝換代後分毫不差地全數移交。

我很快意識到自己的想像有多麼荒誕不經,
因為我竟然一廂情願地使用了「後來」這種驕傲的字眼。
「妳說『後來』?是誰先來誰後來還不知道呢!」
我彷彿聽到後設文本中一個全知的神祕口白,
輕蔑譴責主角的盲目天真。

我時常想起你,
但已經很久不曾用這樣的想像方式。
都怪那夜我醺然闖入城市中的禁區,
倔強違反了人類趨吉避兇的天性。

我不是鎮日磨刀霍霍地數算該討回多少公道,
也早過了每晚顧影自傷的時期,
其實剛好相反,
套句姊妹常說的,「你看到我寫出來的時候就表示沒事了。」

我一度以為什麼都不講是維持尊嚴的最佳策略,
甚至烘托出受害者獨吞委屈的淒壯美感,
現在倒也無意嚷嚷陳年的痛覺,
只是越來越發現分享本身不乏樂趣。

我如果在天亮時刪去這些文字,
那表示叨叨絮語純屬深夜的酒後濫情,
如果過了十二小時它還被看見,
或許是基於文學上的意義,
或許意謂一個解密時代即將來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