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674.JPG
第二篇以自行車賽事為題的文章,
開頭先承認好了,我沒有騎啦!
但跟P字山道報了名後臨陣脫逃不同,
這回我可是紮紮實實地親赴現場、全程參與,
兩天穿梭花東三百餘公里。

騎單車兩年多,
見識的第一個正式活動就是場A級賽事,興奮不在話下。
雪隧和蘇花公路上看見零星車輛載著鐵馬奔馳,已經夠我熱血沸騰,
真正進入花蓮市區,選手滿街跑,
更讓我陷入一種奇妙的自high狀態中。

不過說來慚愧,
美其名來幫忙車隊補給的我,
一直到出發了都還對補給這件事懵懵懂懂,
以為所謂補給就是載著一車子食物飲料悠閒慢慢晃,
找個涼爽舒適的地方伺候選手們吃飽喝足休息夠再上路。
後來才知道,競賽組的補給哪是我想像中的浪漫郊遊,
根本和比賽自身一樣,是另一個分秒必爭的戰場,
要在選手呼嘯而過的同時把補給品準確無誤地塞進他手裡,
技術和膽量都得有一點。

我原本自忖可以試試看,
結果第一天看到隊友遞出第一瓶水後就給嚇壞了。
幾秒瞬間,
要辨識出我方選手、要搞清楚他需要開水香蕉可樂舒跑還是能量包、
要拔腿助跑緊跟在車側、要伸手妥貼地交棒完成,
加上綠油精陣中人才濟濟,選手多半和在集團當中光速行進,很少落單,
更增添了任務的難度。
為了避免我腦鈍手拙,補給失敗造成選手餓著渴著,甚至害整個集團大摔車,
我索性退居第二線,負責開開可樂、剝剝香蕉,一切安全與效率為上。

第一天看什麼都好玩,
上半場大雨滂沱,目睹年齡不到我一半的小弟弟放行沒多久就爆胎,
換胎後頂著大雨奮力想再追上集團,
我坐在車裡從無所事事的廢物變成感情用事的廢物,激動得幾乎要掉下眼淚。
這一天的路線也和我去年底花東三日遊一模一樣,
觀戰格外有親切感和參與感,
那條路竟然過了半年還沒有修好、那家買止痛藥安撫膝蓋的小藥房沒開門、
那個坡開車一下就爬完了、那間滿意極了的飯店白天看起來似乎比較不夢幻。
當時我騎到晚上七、八點的距離,
今兒個選手們在中午十一點半就幾乎全數完賽,
這事實還真令人心情有點說不出來的複雜。

第二天我繼續開可樂、剝香蕉,當個最沒戰力的補給隊員,
大逆風叫選手們吃足苦頭,我光看著也覺得累,
最後綠油精勇奪市民組團體第二,
當然我是沒有絲毫貢獻啦,但忍不住要往臉上貼金地感到非常非常與有榮焉。

自行車賽除了速度感和視覺效果引人入勝之外,
賽場上的攻防戰略與後勤補給的支援,
都充分展現出團隊合作的藝術、默契交融的美感,十足震撼人心。
雖然著迷於這種感動,
可惜我想我這輩子是沒能耐在此等嚴肅正經的比賽裡佔一席之地了,
不如認真多學學,以後走專業補給路線也好,
就算補給還沒練成,至少選手之夜喝酒絕對不囉嗦。

稍微遺憾的是,
第二天賽事尾聲目擊一場插曲,較賽事本身更使我熱血沸騰。

由於叉路控管問題,
導致多名選手在終點前被汽車擋道,輕則繞路、重則摔車,
短時間連續發生幾次後,終於有路人看不過去而向工作人員反映,
不料先是一名工作人員惱羞成怒,口出惡言與路人對罵,
接下來數名身著大會背心的彪形大漢集結成群、擺出陣仗,
飆髒話的飆髒話、摔東西的摔東西,還有作勢要衝上前打人的,
自行車賽事中出現有如錢櫃SOGO店前幫派混混逞兇鬥狠耍流氓的場面,
我這新鮮人只能說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孰知這把火還燒到了我們,
因為補給車剛好停在一旁,工作人員嗆聲嗆到興頭上,
竟直接點名挑釁,「你哪個車隊的?綠油精是不是?」橫眉豎眼很是囂張。
我一向不擅長吵架,又礙於對方殺氣騰騰、貌非善類,
只好默默拍照存證就離去,沒有多惹事端,
這可害我隨後連聽到發便當的大叔問「你哪個車隊的?」
心裡都反射性地湧現一種被威脅的驚悚感。

我在想,
這幾名工作人員高傲粗暴的態度,其實某種程度是整個大會主事者的縮影。
大會能夠放任這種素質的工作人員作威作福,
那麼從賽前規則制定、賽中秩序維持到賽後計分作業都狀況連連、迭有爭議,
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自行車界的利益糾葛與政治角力我並不熟稔,
單純以一個首度從旁觀察賽事點滴的自行車愛好者身分而言,
我感覺活動表面的風光,
憑藉的多半是自行車在台灣方興未艾的活力和溫度,而非大會策劃執行上的成功,
如果長期撿便宜似地消耗燃燒大家的熱情,卻不思自我提升,
未來的下場與傷害不難預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