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87.JPG
每個女人衣櫥裡都會有一些穿不下的、不想穿的、
不知道幹嘛要買的,以及根本忘記為什麼會在這裡的衣服,
我還多了一櫃鞋子。
丟掉可惜、送人難送,網拍現在銷路又很差,
幻想自己總有一天會再拿出來穿?嗯,算了吧!

東區租屋處寸土寸金,
受友人阿搞啟發,得到去跳蚤市場擺攤的靈感,
真是解救我的一大福音。

台北縣市有好幾個跳蚤市場,永春是最吸引我的一個。
首先永春跳蚤市場就在我家對面,
走一小段路就能到達,不必耗費舟車勞頓搬貨的心力和成本;
其次它設在室內,乾淨明亮又有冷氣,
這種大熱天不必在外頭揮汗如雨、忍受蚊叮蟲咬實在太幸福了。
攤位雖小,租金便宜,
一個花車租週末兩天共五百五十元,早上十點擺到傍晚五點,
說起來是十分合算。

登記確定後著手準備貨品,
衣服、鞋子、包包、眼鏡、圍巾、耳環等等是基本配備,
拉拉雜雜的破銅爛鐵則是找到什麼賣什麼,能讓它們通通消失在眼前最好!
和妹妹合作,夯不啷噹收集了三大袋。

原本還挺忐忑,怕我們的東西在婆媽聚集的永春跳蚤市場會是票房毒藥,
落得乏人問津、門庭淒清的下場,
沒想到一切是多慮了!

第一天我們小小遲到,錯過了九點到十點的一小時舖貨時間,
大約十點整踏進跳蚤市場,裡面已經是萬頭鑽動、人聲鼎沸。
一見有新的賣家現身,婆媽叔伯阿姨們像鯊魚聞到血般猛撲上來,
也不管東西還沒拆封上架,就七手八腳地自動扯開袋子一件件掃出來東挑西揀,
小小的攤位瞬間遭大軍包圍,
我和妹妹給擠到角落去,連站都沒地方站,簡直快被踢飛,
很不容易受到驚嚇的我,當時真的嚇傻了!

所以攤位無需用心布置,反正兩三秒內就如同颱風過境,亂七八糟。
看的人多,買的人也不少,
我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錢來不及收」,
鈔票硬幣存心想砸死我們似地打四面八方飛來,
不到一小時,業績突破三千元,
擺放小物的木箱空了一大半,眼看就快沒東西可賣了。

J先生及時火力支援,不但重新充實我們的貨架,
還讓它從少淑女流行館進階成了國際名品館。
大至Giorgio Armani、Salvatore Ferragamo,小至Boss、DKNY、Calvin Klein,
衣服褲子、鞋子襪子、領帶皮帶、包包帽子一應俱全,
小攤頓時蓬蓽生輝,整個高級了起來,
自然又引起新一波搶購熱潮。

但盛況也並非持續不墜,
第一個小時槍林彈雨停止,戰場就會漸漸平靜,
到收攤前的五、六個小時,只有零星炮火需要接招。
領悟「開市黃金一小時」的道理之後,
回家我們趕緊繼續翻箱倒櫃,把很多本來覺得一定賣不掉而懶得搬的東西,
趁隔天的開市激戰時刻一鼓作氣銷光光。

總計兩天十四小時下來,小攤位進帳一萬七千多元,
最神奇的是,既然是清掉不用的,
也就沒感覺家裡少了什麼,錢則像憑空多出來的。
一萬七在永春跳蚤市場應該算是名列前茅的營業額吧,
因為我偷聽到後排賣家飾雜貨的大嬸,一天做了幾百元生意,
更遠處的一位大叔才妙,
他搞笑嚷嚷著,五十塊的東西讓人殺成三十塊,
想說開市大吉就心一橫賣了,結果這一天到收攤都沒再賣出第二件!

跳蚤市場初體驗,有個很重要的心得,
在這裡擺攤只為出清不為獲利,一定要抱著賣掉當丟掉的心態,來玩就好,
千萬別去想這東西的原價多少、用了多久、這種售價划不划算,
否則還是全留在家裡囤著比較省事。
基本上在以菜藍族為主要客層的永春跳蚤市場,
不論多新、多名貴、多了不起的商品,喊價超過兩百元就很難賣,
看我們最後跳樓清倉時刻,
管它Armani或Giordano、Miss Sixty或Net,一律三樣一百就知道!

另外,鞋子size嚴格、衣服風格明確,
這兩樣其實都不是太好銷,
包包、眼鏡、圍巾、飾品之類的接受度比較高,
賣男生東西的攤位少,也有一定市場。
但最搶手的是鍋碗瓢盆等家庭雜貨,幾乎到了秒殺的程度,
有媽媽還直接問我們:「有沒有賣家裡用的東西啊?」
因此我毫不客氣不知羞地把客廳廚房浴室裡的家當都擺上了,
買酒送的小酒杯、買電視送的保溫瓶、買電腦送的票夾、酒促妹給的毛巾、
瑜珈中心發的水壺、化妝品滿額禮、忘記哪來的滑鼠鑰匙圈筆記本隨身碟……
嗯,全賣掉了,一件不剩!

當跳蚤市場小老闆,EQ得要非常高,經得起漫天殺價!
兩三百元的東西,媽媽一開口砍到五十;
標明一件六十、三件一百五的,
大嬸抓四件塞進包包裡,一張百元鈔票丟過來就要妳認帳。
這些還是態度好的,如果心情不錯也就隨便賣她算了,
有的真叫人忍不住想動氣。

全新未拆封的腳踏車衣賣三百,
顯然壓根不認識那是啥玩意的阿桑,
一臉鄙夷地大罵,「這個哪可能要三百,你們不要聽她亂講!」
一隻手卻又緊緊揣著不放,
耐著性子讓她多湊了六七樣東西共賣五百,臨走前還自行抓了個什麼當贈品才甘心閃人。

九成新的Ferragamo領帶也賣三百,
阿伯一條條拿著細細端詳半個多小時,只差沒拿放大鏡出來檢查,
這無所謂,但他想殺到三條七百被拒之後,
酸溜溜指著針尖般大小的黑點撇嘴,「喲,妳這都髒的,只是我不想講而已!」
我笑盈盈送走他,「這本來就是二手商品,難免有瑕疵,您不能接受就不要買沒關係!」
好啦,心底的真話是,「幹!恁祖媽頭殼壞去才會賣給你!」

還有許多鳥事數算不盡,
妹妹讓一個阿姨把六十元的東西殺成五十元,
只見她拋下幾個銅板就飛奔離去,妹妹看了看掌心,
「她只給四十五塊耶,難怪跑得那麼快!」
您早說身上只有四十五元,我們也就爽快賣了,為省五元來這招是何必咧?
偷東西的更難防,
皮帶、眉筆等小物都在混亂中不翼而飛了。

見識眾生臉譜,
變賣家產掙錢的意義倒也不在掙錢,大家都玩得高興最重要。
意外發現我居然很適合顧攤,
原本自認一定拉不下臉叫賣,也不擅長交際陪笑,
想不到往花車前一站,小販身段就渾然天成,
吆喝推銷、逢迎諂媚、鞠躬哈腰、說學逗唱無所不能,嗓子都給喊啞了。
有了這番成功經驗,
我和妹妹已打算十月再來加映秋冬場次,
清清這次沒亮相的毛衣外套。

對了,
在我們隔壁的攤位是一家四口,
爸媽帶著國中年紀的兩個男孩,來賣他們長大不再玩的玩具。
爸媽收錢找錢,男孩就幫著整理東西,
兩個小朋友落落大方、勤快有禮,很討人喜歡。
這樣的假日親子活動,
我覺得比什麼都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