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和姊妹T以及若干朋友出遊,
T眼尖地瞥見一名猛男打著赤膊騎著機車呼嘯而來,
上半身精壯結實有如游泳選手。

本著好貨逗相報的精神,
T招呼著大夥兒一同觀賞,
我沒有回以她所期望的讚嘆,
只是忍不住自嘲:「曾經滄海難為水啊!」
會心解語的T噗嗤一笑點點頭:「妳完蛋了!由奢入簡難喔!」

在愛情裡,
「曾經滄海」絕對不是一件浪漫的事,
而是極深沉的恐懼。
都說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但空了的手怎麼靠一句口號去充實,
誰知道前方那所謂「更好」是否及得上過去的一半好。

會不會再也碰不上這般的性感養眼?
會不會再也碰不上這般的溫柔體貼?
會不會再也碰不上這般的稱頭大器?
會不會再也碰不上這般的心有靈犀?

幸好這世界上少有完美先生或完美小姐,
因此每段感情所造成的「曾經滄海」大體上都是局部而非全部,
A有頂尖出眾的帥勁,
B有舉世少見的耐心,
C有難以比擬的風趣……
那些滄海、那些巫山,
終得收入名人堂,像匾額一樣束之高閣,
真實人生還是要懂截長補短才能繼續前進。

看電影在同一個橋段大笑,就可以忘了他不像誰,會主動在網路上訂好票。
推薦得出幾家好餐廳,就可以忘了他不像誰,會幫忙拆好筷子開好飲料。
穿著正確的牛仔褲,就可以忘了他不像誰,天生好看到勾人銷魂。
車上的音樂合胃口,就可以忘了他不像誰,賓士和BMW每天輪著開。

曾經滄海的局部就任它去曾經滄海,
但那全部並沒有如此不可取代。

不免好奇,
我也是誰的曾經滄海嗎?哪個局部?還是全部?
當然,
這是個只能自己無聊竊想,萬萬不能白目開口的蠢問題。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