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0 Fri 2006 23:53
  • 東港

要不是情緒被逼到一個無計可施的極限,
或許不會大手筆決定,中秋假期在東港待上長長的七天六夜。
由於某種近鄉情怯的複雜因素,
上一次回家已經是兩年多之前的事了。

兩年多有多久?
就是久到家都搬了。
鄭爸爸退休,
我們得離開住了二、三十年的水產試驗所宿舍,
正式進駐東港橋頭的可愛小窩。

那個每天早上一睜開眼就正對藍藍大海的家,
被多少親戚朋友讚嘆羨慕著,
自己住慣了倒沒有特別的感覺;
久違重回竟是最後巡禮,
這才被濃濃離愁撞得心頭激動。

在一團混亂的舊居廢墟中檢查有沒有該帶走的東西,
等於同時翻找十數年來遺落的記憶。
拉開一個抽屜,
裡頭整整齊齊、方方正正排列著一捲捲錄音帶,
Beyond、王菲、黃舒駿,是從小最迷戀的旋律,
(好啦!我承認還有一張不漏的完整伊能靜和小虎隊)
還能聽嗎?誰知道呢。
像這種技術上該丟、情感上卻想留的成長痕跡,
堆了滿屋子。

回憶太多、空間太小,
最後只能像個叨念過去的白首阿嬤,
放棄一切搶救舊照片。

長女的照片特多自然不在話下,
但最有趣的應該是雙胞胎照片的分類遊戲。
一黑一白兩個寶寶,擺在一起拍照很好認,
但如果是獨照就會有點傷腦筋。
這是mimi還是rere?
連把他倆生出來的娘都頻頻錯亂,
推敲著線索決定要放進哪一本相簿,
也不知為什麼就忍不住笑翻天,
這一玩就玩了整個下午。

除了懷舊考古的大工程,
此行另一個重要內容是陪著爸媽到處任人「觀賞」。

小鎮太小,鄭爸爸名氣太大,
上戶政事務所辦新身分證、路邊買牛肉麵、停車等紅綠燈都會碰上朋友,
再加上一通電話三分鐘內現身的各路鄉親,
海鮮豪邁大口塞,一杯杯金牌台啤從午餐乾到晚餐,
聽著叔伯阿姨們一人一句:
「女兒這麼大了,真是好命喲!」
「長這麼漂亮,啊是有沒有男朋友?」
「身材那麼好,可以去當模特兒ㄋㄟ!」
與爸媽一起做出「哪裡?」「胡說些什麼?」的不以為然謙虛表情,
我想他們其實多少暗爽在心裡。
或許這是此刻我能做到,最讓他們開心驕傲的事情了,
既是這樣,當然也就配合演出、甘之如飴。

不過東港的海鮮可真不是蓋的!
話說中秋夜到枋寮漁塭陪落單的李叔叔烤肉,
名為烤肉,但是沒有肉,
菜色是兩水桶活跳鮮蝦、一塑膠袋帶殼生蠔、整尾秋刀魚、現殺軟絲、不知名白嫩小魚。
喔對了,
整趟東港行是以橋頭船景魚蝦大餐為起點,
兩隻肥美處女蟳作結。
實在不能怪我在台北鄙視一切海鮮的跩樣啊!

朋友紛紛以簡訊或msn詢問,回家找到力氣了嗎?
i would say yes!
比起兩三週前的絕望谷底,
不敢說南台灣的陽光讓我變得一樣陽光,
但至少我清楚知道,
不論再怎麼樣絕望,我終究屬於一個遙遠而溫暖的地方。

有陣子一些朋友最愛打趣:「屏東女孩惹不得!」
是啊!
尤其東港女孩最最不會被打敗,
因為我的能量我的養分我的眼界我的心胸我的信仰,
不只困在電影院和伏特加,是來自整片海。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Ali
  • solar cell

    想必
    鄭妹背上也有套 V.1.0的solar cell
    悄悄進階成V.2.0版!!

    陽光~是妳!
  • 蕭高轟
  • 跳針

    雖說不只一次表達過推文之意
    仍要不避閒狗腿再推一次本文
    尤其最後一句
    雖說困在電影院跟伏特加
    可能伴隨著一些難忘的淒美
    不過電影院跟酒精配上好心情更是令人雀躍
  • 電影院與伏特加的淒美
    的確還是要搭配整片海的心胸
    才不顯濫情

    nicefish 於 2008/09/18 19:24 回覆

  • 蕭高轟
  • 另外

    實在不能怪我在台北鄙視一切海鮮的跩樣啊!

    會心一笑,因為早晨現撈沙蝦跟紅蟳看著我長大,
    在外用餐很少碰這兩樣東西...."跩樣"一詞..哈哈

  • 處女蟳比大閘蟹和什麼北海道帝王蟹美味
    都沒人要相信我> <"

    nicefish 於 2008/09/18 19:25 回覆

  • 竹田
  • 東港

    版主,
    舊的記憶中...
    -水產試驗所附近是不是有一救人英雄雕像? 好像是個學生.
    -以前的漁港鐵橋是不是會上升讓船通過? 自己倒沒看過.
    -東港以前有鐵路支線,知道的人應不多了.
    -大鵬彎出海口的橋,本來只有竹子撘的; 那裡的木麻黃樹林叫維也納森林?

    新的記憶...
    -大鵬彎劃為國家風景區,徵收不少地,家裡做養殖的同學的父親適時地解除債務,對他們來說算是德政.
    -送走林邊老同學,東港同學熟門熟路帶大夥去東隆宮旁大排水溝邊吃頗負盛名但忘了名字的小吃.
    -年初,外甥女嫁做東港媳婦,最近快要有小母鮪魚誕生了;小弟我也要當舅公了,聽來真老.
  • 1.是有個雕像,印象中是在水產學校前面,紀念什麼的我倒給忘了。
    2.會上升讓船通行的好像是豐漁橋,現在是紅色拱橋體,是我以前每天騎腳踏車上學必經的一座橋。
    3.我知道東港以前有火車,沒看過就是了。
    4.維也納森林,聽你一說才想起真有這麼個地方,小時後挺常去溜達的,現在竟全忘了。
    5.十一月底在大鵬灣會有一個三鐵賽喔,據說是第一次在開放海域游泳的賽事。
    6.應該是肉粿吧,一大塊白色米糕切片,放上小蝦香腸等等再淋上湯汁,很好吃喔。
    7.舅公,嗯,真的有厲害,我連阿姨或姑姑都還沒當哩。

    突然重溫了許多兒時回憶
    遇到同鄉果然是件好開心的事情^^

    nicefish 於 2008/10/07 23:03 回覆

  • macart
  • 東港.真是個充滿陽光、海鮮、熱情又純樸的好地方~今年初重返大鵬灣幾天.真是懷念極了..硬體新規劃了很多.可能也非假日.卻顯得相當寂寥~
    N年前從台北下放到南部服役..原本心想會是段苦日子...沒想到卻是生命中很快樂的一段好日子...在南平-大鵬灣跟警察、熱情的在地人一起生活的日子.上哨抓螃蟹、下哨找龍蝦、無聊就跟熟識的漁民坐膠筏出海去收鰻苗;游泳玩累就在大鵬彎的蚵田架上休息…
    沒錯!能量、養分、眼界、心胸..皆是來自整片大海....

    是在台北...無法得到的滋養....
    超懷念那2年..

    有些事過了,就像是上輩子的事..想都想不起來~
    有些回憶,就像才發生過依樣...永遠歷久彌新....
    在失意時..也能得到一些些慰藉的能量..........

  • 你描述的當兵生活
    怎麼不大像是在當兵
    倒像是漁村樂活夏令營啊

    感受過那種親水的日子
    你應該可以體會
    我現在偶然在金山或宜蘭等地看到海
    那瞬間已經不是感動足以形容
    而是一種強烈的激動

    我永遠慶幸自己有過那麼一段童年時光
    於是
    整個生命都不一樣了

    nicefish 於 2008/10/09 02:07 回覆

  • 悄悄話
  • macart
  • 漁村樂活夏令營...哈哈.是ㄚ..還有支薪...想想真是不錯!

    看到海.心中總是很舒服~

    能在陽光.海水滋養下的童年時光.是一輩子的幸福..
    對於長年在台北生存著.南部的陽光、海水是短暫的幸福..

    年底想把車帶著...去墾丁
    但是.冬天落山風可能不大友善...
    而且在海上飄著也不用像騎車那麼累...
    就..好好飄著充電吧.哈

    最近很喜歡騎陽金-淡金這段!4-5小時的行程.好像就為了金山那段15分左右的海岸公路~
    吹著海風、飆著車....有南台灣自由的味道~

  • 我也愛那一段海
    但唯一一次騎淡金的經驗
    深為長路和逆風所苦
    不免削弱了看到海的感動激動和心曠神怡
    真是兩難哩

    nicefish 於 2008/10/09 18:27 回覆

  • 竹田
  • 東港肉粿

    果然是肉粿, 是葉家肉粿.
    看到一位東港車友的介紹了.
    http://tw.myblog.yahoo.com/melon-red/article?mid=153&prev=167&next=152&l=f&fid=19
    另外, 印象中記得大鵬灣出海口有一海防碉堡沉到大海去了, 是不是阿兵哥沒顧好,跑去參加漁村樂活夏令營了...哈哈; 抱歉, 開玩笑的. 不過真有那個落難碉堡.
  • 嘿嘿
    好吃吧
    那可是我從小吃到大的東西

    大鵬灣的沉沒碉堡我沒印象
    倒是深深記得擱淺在墾丁龍坑海域的阿瑪斯號貨輪
    以前每每行經海岸線遙望那艘大船
    感覺很有戲劇張力^^

    nicefish 於 2008/10/09 18:29 回覆

  • R.Zang
  • 東港人衝啊!
    呵呵。
    東港人沒有那麼容易被打倒的!
    哈哈。
  • 東港人是沒有那麼容易被打倒啦
    但難道有很多人等著要打倒東港人嗎
    哈哈哈

    nicefish 於 2009/05/04 0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