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視那種矯柔的時尚味為畏途,
因此從未曾涉足君悅飯店的Zigazaga,
沒想到我們家雙胞胎弟弟現在正在那兒討生活。

遜翻的姊姊多個月之後才首度前往關照,
這一去,
當場為自己耽溺於他處黑衣小男孩們溫言軟語感到慚愧不已。

你們不知道,我家小帥哥那才叫帥呢!

合身的黑衣、青春的髮型、有型的粗框眼鏡,
挺拔的身材、俐落的動作、不油條流氣的態度,
我敢說全場Bartender沒一個比他棒,
喔,據說還有媽媽級粉絲喲!

放心交出點酒大權,
端上來的是一杯滿滿碎冰與新鮮草莓果肉的strawberry caipirinha,
貼心切合姊姊一夜未眠疲倦的胃與虛弱的心,
讓我直想說聲Sorry,my bloody mary。
mojito也是這樣清新不匠氣。

突然間我覺得我也變成粉絲了,
對手中的酒讚個不停,
興致盎然地看著他穿梭忙碌,
想拿出手機拍照又怕害他不好意思。
嘿嘿嘿,所有的客人你們給我聽著,他是我弟弟哪!

我家弟弟名喚佳睿,你也可以叫他Jerry,
I am so proud of him!
哥哥姊姊們有空不妨到Zigazaga捧個場,
佳瑜掛保證!
你們瞭的,我很少很少誇小男孩可愛的唷。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