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就是這麼詭異。

又是瑜珈又是騎車地健康了一整年,
竟毀在2006的最後兩天。
又是錢櫃又是夜店地party著每一天,
跨年之夜卻只能病倒床上。

又一次的送舊迎新又一次一個人,
只是這次連形式上都是那麼一個人得徹底。

說真的也沒那麼壞啦!
雖然超過四十幾小時沒進食的胃、高燒退下的餘溫、每一條肌肉淩厲的痛楚,
實在稱不上陪跨年的好夥伴,
但四周的安靜沒有引發傷感自憐的災難狂潮,
多麼令人安慰。

所有叫我寶貝的寶貝們,
謝謝妳們陪我走過熱鬧非凡的2006。
曾經有點不容易,後來也算漸入佳境。

101最後一枚煙火迸落之際,
一切該留在2006的就留在2006。
2007,一定會更開心!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