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生日我喝掛。
呼應妳的日耳曼悲傷,
我醉倒在鄰國波蘭的伏特加。

一覺醒來竟在陌生的房間,
床上有人共享一條棉被,
我想擁抱熟睡的心碎的妳。

是我的自私,
用妳們巨大的痛苦,
安慰我不足掛齒的失落。

當被期待展現的在乎,
原來是不堪的笑話,
那就該學習經過十字路口時,
不再回望。

那是個只能取樂不能停留的幻地,
那是我只能取樂不能停留的幻影。

貝殼沉入雪樹,
收回的心要全面朝向亞德里亞海。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