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105.JPG
共同經歷第一次恐怖雙北的騎蜂車友,
當初因著那壯舉之後的一股熱血和革命情感,
迅速發想了規模更龐大的年底單車旅行計畫。

雖說早早敲定,枝節變數卻接踵而來。
原本一致通過的花蓮到墾丁四日行,臨時家有要事而縮減為花東三日,
又遷就我的膝蓋傷勢,不得不把路線越改越輕鬆,
當週天候晴雨不定,
出發前一晚碰上耶誕夜,管不了三七二十一,非要出門飲酒作樂一番。

這一趟旅行除了我的身體狀況外,
還要面臨兩個艱鉅考驗,
我必須首度自己想辦法載運三天份的行李騎車,
也必須首度自己背攜車袋帶小白出入火車站。
當友人把貨架、馬鞍袋和攜車袋交到我手中的剎那,
我真有一種近乎崩潰的不知所措,
難以想像拖著這千斤重量該怎麼遨遊東台灣。

大堆惱人的不利條件之下,
我終究清晨六點半準時出現在板橋火車站,
扛著天亮才胡亂打包的衣物和胡亂拆解的小白,
戴著徹夜未拔的隱形眼鏡,頭髮殘留著錢櫃的煙味酒氣。

所幸我算身強力壯,
進站出站,跌跌撞撞總勉強搬得動,
跨上小白,重心不穩導致搖搖晃晃,至少踩了踏板輪子會前進。
花蓮則以迥異於台北的藍天白雲豔陽做為見面禮,
讓我們有些憂慮的心情瞬間大大舒展開來。

照理說每個人小時候應該都去過太魯閣,
不知怎麼地,我在我的童年記憶裡卻搜尋不到這一段,
宛若初探的新鮮、峽谷大景的震撼,綜合騎車造訪的成就感,
使花東三日一開始就戲劇張力十足,
十八公里緩緩上坡沒啥難度,不過騎到天祥聽起來可挺唬人的,真划算!

第二天是看海的日子,我們決定循台11線一路往南。

我的重裝備似乎令人有過分的聯想與期待,
兩天來不斷被問及是不是在環島,
開口回答是搭火車到花蓮才開始騎,感覺真如友人所說,
「這是第一次,跟人家說從哪裡騎來時,人家沒有很讚嘆、自己也沒有很驕傲。」
在牛山擦身而過的某位對向車友則讓我學到,
原來單車環島的標準打招呼術語是,「第幾天了?」
我來不及向他大喊,「第二天了!」
想想倒好,畢竟咱們前後加起來也才三天,這樣講好像有點誇大之嫌。

四、五點天色漸暗,
我們放棄翻越玉長公路回到台9線、落腳玉里的plan A,打算提早收兵,
但為了找個稍有人煙、最好臨近7-11的住處,
又在夜裡苦苦遠征,從長濱一口氣殺到成功,
想不到因此創造了此行的最高潮。

彷彿永無止境的漆黑旅途,來到沙漠綠洲般的夢幻城堡之後得到拯救。
我很想推薦一下位於成功市區的這家飯店,東海岸公教度假中心,
當它閃閃亮亮的外觀一出現,趕路趕得頭暈目眩的我們幾乎一眼就屬意要住下,
它氣派嶄新,雅緻媲美五星級,
標榜每個房間皆有面海陽台可以看日出,連單車都能停放在乾淨寬敞的室內空間,
三千出頭的房價已經夠便宜,還免費升等成雙併的家庭房型,
大夥兒直呼千辛萬苦加碼至此實在太值得!

成功小鎮成功地給我們美好印象,
漂亮整齊的街道、應有盡有的完整機能、
主動打折的海產店主人、知道吃香蕉防抽筋的水果攤老闆,
我不禁預想,下回再東遊,「我一定要成功!」

第三天,北返花蓮的行程正式被擱置,
我們選擇繼續南行,騎到台東市搭車回家。
應景地嚐了東河包子、看了水往上流、喝了海濱咖啡,
最後從容愜意地由自強號幫我們畫上花東三日的句點。

若問我走這一遭的收穫是什麼,
我想除了一償騎遊東台灣的願望之外,
最重要的就是確定自己有能力克服搬運和負重的大問題,
在盡量少麻煩他人的原則下進行長程單車旅行,
這麼一來我心心念念的墾丁假期更指日可待了。

要感謝Jovi豪氣出借、據說比我整台車還貴得多的神奇輪組,
以及部落格上眾多車友建議使用、也的確非常好用的髕骨固定帶,
這是幫助我勉力騎完全程的兩大法寶。
這會兒小白像灰故娘似地,已脫下華麗的玻璃鞋回歸現實,
我則白目地把自個兒搞成雙腳膝蓋全殘,
而2008年也要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