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ding3.jpg
是因為我身邊的人都不愛結婚嗎?
除了幾場主持之外,我很少在朋友的婚禮上被分派工作,
甚至明年初才要獻出我的第一次,當個老伴娘。
想不到的是,在那之前竟先跳級成了證婚人。

盧魚是我不久前認識的新朋友,算是部落格的網友之類,
馮云是我只一起騎過一兩次車的車友,兼受訪者。

憑著嗅覺敏銳的職業病,
我早發現這兩個人某天開始在Facebook上密切互動。
先是她一更新狀態,他就即時發表兩句感言,
他一分享影片或連結,她就立刻按個讚,
漸漸地,
他們越來越常被標記在同一張照片裡、越來越常出席同一個活動。

我都還沒來得及揣想當中的微妙詭譎,
就聽說他們火熱交往起來了。
本以為應該是舊識燃愛苗、朋友變情人的尋常劇本,
有天盧魚卻突然在msn上跟我說謝謝,「因為妳我才能認識馮云這麼好的女生!」
原來有這麼段內幕:
盧魚在我的Facebook名單裡看見愛騎車、愛跑步、愛狗狗的馮云,
覺得跟自己很合拍,把她邀請為好友,並去參加她公司辦的活動,
兩人才一發不可收拾地看對眼了。

然後咧,我一樣都還沒來得及消化這訊息,
就聽說他們結婚了。
認識只半年多一點點,這對疾速衝刺的新鮮夫妻,
愛情捧在手上還滾燙著吧,沸騰出香甜的水蒸氣,醉得旁人暈陶陶的。

而我呢,從不曾急公好義幫朋友湊對介紹的我,
有幸當上現成的媒婆,還賺到證婚人這個相當拉風的頭銜。

婚禮是浪漫溫馨的戶外派對,
那日陽光很美、草坪很綠、白色帳篷很可愛,但氣溫夭壽地低。
沒看過吧?!
等待出場前,伴郎伴娘和證婚人擠在場邊,
傳著一瓶高粱輪流喝,好抵禦風寒,
我怕一會兒上台胡言亂語而不敢豪飲,最後仍忍不住灌了一瓶冰火熱熱身子,
噢,相形之下,冰火的瓶子摸起來是溫的呢。

司儀宣布儀式開始,大夥兒才趕忙卸下全身裹著的大衣圍巾,
那一瞬間全部賓客裹著他們的大衣圍巾,遠遠投來無比欽佩的眼光,
那是我這輩子感覺最受人尊敬的一刻了!

既非白頭髮的牧師神父也非沒頭髮的政客,
能指揮新郎新娘說我願意、交換戒指,命令新郎掀頭紗、親吻新娘,
還真不是普通的神氣耶!
身為我的第一個作品,
你們可得好好好好地幸福下去哪!

晚上的喜宴,很開心遇到許多久違的好樂適車友,
雖然我對於被稱為「單車界的鄭妹」實在心虛羞愧到無以名狀,
更別說我們坐的還是「IRON MAN鐵人」桌,
撇去穿三鐵衣不談,這大概是我人生中跟鐵人最近的距離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