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誓我們本來是要騎車去的,真的!

曾經根本分不清五分山和五指山有什麼不一樣,
直到朋友傳來一篇單車遊記,
照片裡寬闊大器的山景、蒼勁壯觀的芒花巨浪,
讓我一看驚豔、念念不忘。
本以為是季節天候剛剛好,再加上該部落格作者是專業攝影師,
才能打造出如此觸動人心的畫面,
但後來細細搜尋了許多篇相關文章,
發現即使沒有芒花、即使是素人的業餘之作,也都張力十足。
五分山竟好像怎麼拍、怎麼美,
那依著山腰的蜿蜒路勢,一名單車騎士向上獨行,
成為我腦海中縈繞不去的定格。

說要騎五分山也說了好幾回,
最接近的一次仍只有在十分吊橋遙遙瞻仰那顆指甲大小的白球,
擔心午後雷雨而不得不先行返航、擇日再戰。
前兩天在電視新聞聽見今年的芒花已經開始綻放,
心裡對五分山的渴望突然急升到彷彿立刻非去不可。

恰巧師父貓爹週五休假,我那天的時間也算彈性,
基於吃喝玩樂必須劍及履及的原則,機動地敲定了五分山單車之旅。

不過到了週四,氣氛隱然有點改變,msn出現奇怪的對話。
+<><:大家都說現在騎五分山太熱,完全沒有遮蔭,而且芒花好像也還沒開。
貓爹:反正開車過去,到時候再看看好了。
+<><:是說沒有芒花就直接開回家,有芒花再開下來騎上去嗎?
貓爹:是啊,應該就是這樣。
+<><:那要帶腳踏車嗎?
貓爹:那帶慢跑鞋好了。
+<><:那帶野餐墊和冰啤酒好了。
貓爹:那我準備野餐墊,妳負責冰啤酒。
+<><:嗯,我開始期待明天了!

不不不!我們當然沒有這麼無恥,
週五清早七點貓爹打電話把我叫醒,堅定地打算實行原計畫。
貓爹:「我八點到妳家,腳踏車還是帶著吧,騎一下好了。」
我:「啊…嗯…是喔…」
貓爹:「還是妳想要開車去晃晃就好?」
我:「也…也沒有啦,我…我都可以啊…」
貓爹:「不過這樣好像會有衣著上的問題。」
我:「對啦,我是怕穿卡鞋不好走路啊。」
貓爹:「不然今天就開車純郊遊好了。」
我:「好啊好啊好啊!!!」

就這麼著,騎車減碼成開車去騎車,再減碼成只開車不騎車,
我們一樣駕小白初訪五分山,卻從兩輪變四輪。
沿途烈陽高照、萬里無雲,106縣道上只偶見一兩個落單騎士揮汗如雨。
前進五分山的里程頗長,也不乏略具挑戰性的陡坡,
我和貓爹邊吹冷氣、邊聽音樂、邊吃糖果,邊數算著這條路線的難度,
彼此心照不宣的一句話應該是,「還好沒騎車來!」

但我相信如果今天是騎車登頂,眼前的感動將會巨大到用一整顆心都無法裝載。

那些引人入勝的部落格,只轉錄五分山的美麗未及千萬分之一,
我的一支拙筆又豈有能力再多傳達些什麼,這真令我焦急。
朗朗晴空下,各面群峰層次分明、錯落有致,
目光遠眺,晶亮藍海上的船隻清晰可辨,
雖然芒花還含羞帶怯尚未出場,
俯視彎彎小徑包夾的滿山綠意,已能預見它一夕白頭的絕代風華。
更別說那在電腦螢幕上早相會多回的白色球體有多親切,
而我想一扇死路盡頭的鐵柵門被看作名勝,世界上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開車上五分山絕對不可恥,
可恥的是我一副熟門熟路的模樣打開巡邏箱,拿出江湖中傳說的英雄榜準備簽名,
不過後來忙著在密密麻麻筆跡中找熟人的名字就給忙忘了,
何況那張紙上頭似乎也沒空間留給我這冒牌假英雄啦!
沒關係,五分山如今大大超越北宜,成為我最想騎的夢幻路線,
I’ll be back!

此行尾聲買到了Paul麵包、吃了生魚片蓋飯才滿足地上班去,
完整探過路,並種下對五分山單車之旅的熱切期待,
偷懶的作弊但換來收穫滿滿。

白色的五分山,十月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