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263.jpg
我提過我的峇里島魔咒嗎?

好幾次了,
只要情人開口說,「我們一起去峇里島吧!」
不多久那段關係就會生變,而他很快就會帶另一個女生一起去峇里島。

所以我一直是朋友當中少數沒去過峇里島的。
畢竟是個浪漫當道、情慾橫流的地方哪,
我再怎麼習慣一個人旅行,也沒那勇氣訂下機票單飛峇里島,
用滿眼儷影雙雙來折磨自己的假期。

也因此峇里島成為一個指標、一個夢想,像是我心中的neverland,
我就是想去峇里島,不管它好不好玩!

機會來得很突然,
和我一樣嚮往峇里島的甜寶甜與男友老范共謀愛之旅,
我跟獅大王搭上便車,湊成了一男三女的臨時編組。
出發之日正巧台北是濕濕冷冷的陰天,
更顯這趟打破魔咒的任務精采可期。

第一次踏上熱帶島嶼,
要講最吸引人的部分,便是它儼然我這種暴露狂的極樂天堂。
低胸低到只差沒露點,短褲短到幾乎遮不住屁股,
怎麼露怎麼不奇怪;
不怕三旬老奶早已外擴下垂,無所謂大腿其實肥滋滋鬆垮垮,
在這裡不會有評斷、狐疑或訕笑的打量,走到哪兒都是本該如此的理直氣壯。
(倒也不是說我在台灣就有在乎過什麼眼光啦)
更別提進到Villa私人空間裡,
小泳池簡直成了我的浴缸,總是脫得光溜溜下去戲水,
最後索性在臥室也一絲不掛地晃蕩,
原來不走這種路線的獅大王都被我潛移默化到裸得很自然,
我們就這麼天天看著對方的一身肉過日子。

峇里島四人遊大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是我們選擇的飯店。
港麗酒店新潮亮眼、氣氛活潑,
襯著大泳池和椰子樹的陽光海景型塑了我們對峇里島迷人的第一印象;
四季酒店Villa慵懶閒適、靜謐雅緻,
正符合結束景點觀光後什麼都不想做的後兩天放空需求。
如果四晚都住港麗,彷彿少了點峇里島風味,
如果四晚都住四季,難保不會悶到昏昏欲睡打呵欠,
所以我覺得這樣的安排頗為恰當,機加酒三萬五左右的價格亦堪稱超值。
日後再去峇里島,
也許我會想另挑一家位於庫塔區的飯店,感受一下島嶼夜生活,
至於Villa,嘿嘿,第一志願寶格麗總能實現了吧!

雖然四季酒店並不是我的第一志願,
但它完美的服務品質的確值得大書特書。
園區內有高爾夫球車代步,隨叫隨到,二十四小時待命;
走到公共泳池旁,隨即有人端上礦泉水、裝滿冰塊的玻璃杯、防曬油和乳液,
然後幫忙鋪好躺椅上的浴巾,中場再捧出一盒冰棒招待;
一天兩次的housekeeping,傍晚那一次會替房客點上蚊香、放下蚊帳、開好燈,
再把晾在室外的衣服收進屋內,以免被露水沾濕。
所有我們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被考慮過並且完成了,
時時有驚喜、處處有感動,這是超越硬體設施之外的一種極致奢華。

甜寶甜躍躍欲試想玩我聽都沒聽過的「飛魚」,於是我們花了半天在南灣海灘,
這算是我的水上活動初體驗,新鮮極了!
香蕉船看來像幼幼班玩意,但當它高速前進並隨時可能無預警翻船時,
我得承認我給嚇壞啦!
後來船只翻一次,別人也許覺得虧到,我卻在心裡大呼好險。
飛魚就好玩多了,人被架在一塊氣墊上,讓船拖著飛上天,
創意滿分且樂趣十足。
因為便宜而加碼玩的拖曳傘則像無厘頭鬧劇一場,
趕時間做生意的男孩們分秒必爭,
我沒來得及坐穩就給一把推上了天,全程處在就快要滑下去的驚恐中,
落地後都還未從一堆繩索中脫身,
他們又急著把下一位推出去,差點沒害我被割喉。
這在台灣應該早就被投訴或做成十條新聞了吧!

峇里島的在地啤酒叫Bintang,陪伴我度過這五天四夜。
才起床還沒吃早餐,我就拎著Bintang跳進Villa水池,當作一天的開始;
豔陽下到公共泳池,一定帶著兩瓶Bintang消消暑氣;
夜裡不論蜷在沙發上或又泡在水裡,也要喝了Bintang才甘心入眠;
每一餐,更是從無例外的Bintang、Bintang、Bintang!
若說此行有什麼小遺憾的話,
就是本該和我同屬大胃王的姊妹,食物總沾個兩口就喊飽,
而向來是我豪飲拍檔的那一位,則不知道在男朋友面前裝什麼乖,
害我既無食伴也缺酒伴,很是心癢難耐。
求求妳下回別再當仙女啦,姊妹們!

揮別藍天啤酒比基尼降落台北,
好一陣子恍惚,不曉得如何叫心回到現實世界。
我開口跟一個人說,「下一次,我們一起去峇里島吧!」
二十四小時後悲傷地發現,
魔咒或許從未解除,它只是換了方向,反著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cefish 的頭像
nicefish

鄭妹

nice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